阿茶呀

过尽千帆皆不是

莫要催了,我有思路才写。

有时间打字催我,不如拿钱砸我。

产粮随心,自娱自乐,谢谢。

嘘🤫

一个存档

妖夜回廊衍生。

[Newt/Tina]微醺


脑洞来源:https://m.weibo.cn/1888113174/4310175009128048


纽特拎着他的小箱子,步履匆匆的在街头穿梭。

此时此刻外头正下着一场不小的雪。

周遭的冷气吹过他裸露在外的脸颊,将红痕铺洒在他有着雀斑的脸上,他伸出手,轻轻拍打着黑黄相间的赫奇帕奇围巾,抖落簌簌白雪。

他呼出一口白气,眨眨眼睛,睫毛上的霜慢慢融化,他看清前方路灯下站着的高个子姑娘。

她的风衣领子立起来,脸蛋埋了进去,唯有那双迷人的眼睛,在寒夜里如同耀目火光,攒攒跃动。

她四下张望着,脚尖时而踮起,路灯投射下的影子也跟着她的动作高高低低。

纽特的嘴角无法抑制的上扬,他走得快了一些,打招呼的声音带着颤音,狂喜中带着害羞的怯意。

“蒂娜……”

那人身形一晃,扯着风衣领口的手松了松,现在纽特可以看到她的脸了。

他或许想感谢这冷得彻骨的雪夜,在平日里她苍白的脸绘上生动的红,高个子的姑娘笑起来熠熠生辉,尤其是她的眼睛,如此……

纽特伸手帮她拂下肩膀和头顶的雪花,解下自己的围巾,一圈又一圈,笨拙地将女孩子围得严严实实。

“哦,纽特。”蒂娜不自在的动了动脖子,纽特碰到了她滚烫的脸颊。

“有一点,紧。不过很暖,谢谢……”她低头胡乱的拢着围巾,纽特看到她的耳根也染上了迷人的红色。

“那,我们……”纽特的手反复揉搓着大衣的口袋边缘,他很紧张。

“我们一起。”蒂娜拉住他的手。

蒂娜的手带着潮湿的热气,将纽特发僵的手掌拢起,当他们的手指互相触碰时,纽特自然的贴着手指和手指之间的缝隙,慢慢的,与她十指相扣。

他将头侧向一边,不敢看那姑娘脸上的表情。

麻鸡们的酒馆里回荡着让人听不腻的爵士乐,老旧的留声机盖不过醉汉的欢呼声,他们两个坐在吧台边上。

“两杯威士忌。”蒂娜说着,手与手的交错拥抱暂时终止,比划出“2”的量词信息传递给酒保。

比起周围的喧闹,他们两个坐得笔直,甚至连距离都都礼貌得划分出适当的空隙。

沉默时间太久难免会让人有些难熬。

“奎妮最近怎么样?”

“你的小家伙们近况如何?”

在异口同声提出疑问的同时,对桌发出高亢的干杯和呐喊。

于是他们又凑近了一点,互相询问对方:“什么?”

“嘿,没醉之前先别忙着耳鬓厮磨,先尝尝我们这儿上好的威士忌吧。”酒杯撂在吧台上的声音不小,酒保善意的玩笑让两个生来羞涩的人更加尴尬了。

“玩得开心点儿。”酒保笑着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蒂娜缩回身子,拿过酒杯,微微拉下围巾,喝了一口,杯口多了颜色浅淡的唇印,雾气在杯壁环绕又慢慢消褪。

纽特刚要拿起杯子,就被身侧前来续杯的人冒失的撞了一下。

他趁机将身体挪向一边,中和掉那起初留出来的,有些生分的空隙。

他们的肩膀贴在一起,相互对望了一会儿,畅快的笑了出来。

纽特真的很喜欢看蒂娜笑,尤其是当下,酒精使人意识涣散的时候。

油灯的光将她的轮廓虚化柔和,她的双颊饱满且泛着果实成熟的颜色与光泽。他多想碰一碰她,绵软如同奶油的双唇,或者是蓬松的发,千万种情绪一同冲着他的胸口奔赴,摇旗呐喊的口号是“踏平理智。”

他们现在好像在聊天?纽特眨眨眼睛,脑子有些混沌。他小心地斟酌着对她讲他的考察经历,怕她觉得无聊。

但美国姑娘脸上始终未消散的微笑让他对抱有这个念头感到惭愧。

“嘿,纽特,你还好吗?你的脸很红。”蒂娜冲他摆摆手。

“要不要出去透透风?”

“好,好啊。”

关上酒馆的门,将一切吵闹暂且搁置,雪已经停了,皑皑积雪将路铺平,他们并肩站在巷子口,任由冷风吹动发丝衣摆,寒意攀附四肢。

纽特转头看她,蒂娜眼睛里倒映出夜色如洗,星月辉映。

“You need a giver.”奎妮说过的那句话在脑海中浮现并开始回放。

绿眼睛青年深呼吸着,攥了攥衬衫的领口,他觉得自己从未如此清醒过。

“Hey,蒂娜,我有点东西想给你。”他拍了拍有着迷人笑容的高个子姑娘的肩膀。

“什么?”蒂娜收回眺望的视线,转身,眼睛明亮无比。

“我自己。”

淡淡的麦芽香气,自嘴角相接而发散。吻绵长而使人头脑发昏。

此刻的距离再无间隙。



【Credence/Tina】TOUCH


一直心痒想写的一对,感觉是极地邪教,占tag致歉。


part 1



“如果伸手碰一碰她,多么好。只是碰一碰,圣徒渴望吻一吻圣骨一样,亲近不可碰之物,碰了就会有火烧无花果树,有烈焰焚城,他还是要碰上一碰。”


凌晨时分,纽约街头的半空中突然出现了一团奇怪的,与夜色融为一体的,或许可以暂且称之为生物的东西。

在黑色的絮状物质包裹之下,内里是火焰般的芯子,它肆意破坏建筑物,横冲直撞,街头上零星的路人尖叫着四处逃窜,安静的夜晚变成了逃亡之夜。

魔法部的傲罗迅速行动起来,蒂娜接到通知后不得不从暖和的被窝里起身,洗了把脸就迅速换好衣服准备出门。

穿着单薄睡裙的奎妮拿着她的大衣,满脸担忧的凑上去亲亲她的脸颊:“亲爱的,注意安全。”

蒂娜的手臂纤长,将矮她一头的小甜心揽进怀里:“快进去,免得着凉!我保证,明早你醒了我会给你冲好一杯热可可。”

复而又吻了吻奎妮苍白的脸颊,试图让她放心。

下楼的踢踏声伴随着房东太太的抱怨,继而被蒂娜关好的门隔绝在外。她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边系胸口处的衬衫扣子边四处张望她所在的街区的受损程度。

扣子止步于锁骨之下,她抽出魔杖想要修复接尾那根弯曲的路灯时,她感觉有人在盯着她。

她心里一惊,急忙将魔杖藏到身后——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附近有麻鸡,后果不堪设想……

她的担忧的确有存在的意义,她身后几步远到巷子口,一只满满的垃圾桶后有一只脚,在她目光触及之后,迅速的缩了回去。

“嘿?那里有人吗?”她边靠近边发问。

并没有回应,四下无声,她的声音在空巷子里回荡了起来。

“我不会伤害你的,我保证,别怕……”蒂娜看清了,那是个抱着膝盖坐在地上的男孩子,发型像一只打蔫儿的蘑菇。

可能是个闹脾气离家出走的少年?她这样想着,尽可能动作轻慢的蹲下。他的头发光滑柔顺,蒂娜忍不住伸手想要摸摸他的头,轻声细语的安抚他。

“别打我!!”少年反应激烈,几乎是一瞬间就抓住了蒂娜的手,力气大得让她倒抽了一口气,她脚下不稳,整个人倾倒向少年。

跌进少年姿势奇怪的怀抱里。

“扑咚,扑咚,扑咚。”擂鼓般的心跳声。

她急忙抬头,对上少年黑色的,亮晶晶的眼睛。

少年呼吸急促,嘴唇哆嗦着,再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嘿,放松,我不会伤害你的。”蒂娜拍了拍他紧紧攥住她手腕的手掌。

少年在反复审度她的眼睛之后才放了手,蒂娜用余光扫了一眼大衣的袖子。

是一滩模糊的血迹,比此时此刻的晚风更使她浑身发冷。

“这……”蒂娜去捉他的手,看清了之后她感到一阵眩晕,那只手看上去完好无损,惨不忍睹的伤口都分布在更加细嫩的手心处,有的伤口老旧结痂,有的伤口新鲜艳红。

“如果你信任我,可以闭上眼睛吗?”眼前的女人语气越来越温柔,克雷登斯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薰衣草味道,这令他的戒备心微微减弱。

他点点头,顺从的闭上眼睛。

他听到女人说了什么他听不懂的字句,然后痛感被某种痒意取代,继而……他睁开眼睛,手上只剩下些许淡淡的红印和旧日的疤痕。

他震惊的惊呼一声,他的胃似乎更为惊讶,发出了嘹亮的鸣叫。

他脸红了,蒂娜笑出了声,继而她摸索着自己的口袋,她本来希望找出点麻鸡的货币送给男孩儿让他去买个面包之类的东西填填肚子,结果却摸出了半个热狗。

“很抱歉,我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办,不能带你去吃东西了,如果你不嫌弃的话……”蒂娜难为情的递了过去。

包装纸慢慢舒展开来的声音窸窸窣窣,男孩子望了望她,咽了咽口水,飞快的从她手中接过,声音闷闷的:“谢谢。”

“以及,我叫蒂娜,如果你需要帮助,可以明天再来这里找我,我就住在这附近。”她看见男孩会意的点了点头,她欣慰的笑了笑,到底还是摸了摸男孩蘑菇一样的头。

直到她潇洒的背影从他的视线中消失,克雷登斯慢慢展开包装纸。

热狗上的咬痕清晰可见,面包上还沾染着些许口红印迹。

克雷登斯沿着那点红意咬了一口,吞咽的过程中,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充实的富足感。

哪怕这是半只凉透了的,有些干涩的热狗。

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


TBC.

【Newtina】Falling

大概是一个次通信日常,相互牵挂,相互讲述,慢慢降落在彼此心头上的恬淡小故事❤️

ooc有!轻拍惹!


蒂娜睁开倦怠的眼睛,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薄汗。

从噩梦中惊醒并不好受,她复而将手放在胸口上,象征性的自我安慰着。

死刑室中向上翻卷的,几乎要将人吞没的池水或许能让她对喷泉之类的池景心有余悸一阵子了。

她的头蹭了蹭枕头,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眼神游移着,借着窗口的月光,她看到枕头上有一根卷曲的红发。她用手指头拈起来,认真的打量起来,像在审核什么至关重要的涉案文件。

于是她脑海里浮现出那个绿色眼睛的,说话时总要将头偏向一侧的斯卡曼德先生。

他脸颊上可爱的雀斑,闪躲的眼睛,和他神奇的小箱子……

等等,她为什么要用“可爱”这个词?

奎妮睡得很香甜,嘴里偶尔蹦出几句呢喃呓语,睡颜像个婴儿。

但睡相并不好,睡裙向大腿根部滑过去,整条腿横在被搓成一条法棍般的被子上。

“雅各布……”她的声音含糊不清,唯有这个名字连音节都能被蒂娜分辨得清清楚楚。

自默默然事件发生后,这已经不是第一个晚上蒂娜失眠了,也不是奎妮第一次唤麻鸡先生的名字了。

蒂娜看向那根头发,觉得自己像个傻瓜。

她咳嗽了两声,像是要把自己唤醒似的,起身去给奎妮盖被子。

安置好手脚不老实的金毛香软小猫咪后,她决定去厨房给自己泡一杯热可可安神。

挥舞魔杖时,她又想到那位先生对热可可无动于衷的样子。

他是不是不喜欢甜食?蒂娜想着,神游物外的时候加了比平时多了一倍的可可粉。

Opps!她捂嘴惊呼,接下来加水的时候便聚精会神起来了。

那支杯子就是她那天重重放在床头柜的那只,棕色的液体凉透以后,就被她心情复杂的倒掉了。

她拿着银匙搅拌着,热可可扑鼻的香味将她包围,像个虚无缥缈的怀抱,白气熏着她干涩的眼睛,以便让她舒适的面对客厅里昏黄的灯光。

她只是突然很想给那位先生写一封信,电光火石间闪过的念头而已,嘴角却开合着念着相应的咒语,纸墨笔外加信封和邮票就飘到她跟前的桌子上了。

该说什么呢?

或许可以从问候一下他箱子里的小动物开始?再问问那一本叫做神奇动物在哪里的书进展如何……羽毛笔孜孜不倦的在纸上摩擦着,发出轻微细小的声音。

她边写边看向卧室,喝热可可时轻拿轻放,怕吵醒睡得香甜的妹妹。

喝最后一口热可可时,她想将剩余的都吞进肚子,却不小心从嘴角坠下几滴,洇在满满当当的信纸上。

她的脸窘迫的红了起来,她想了想,迅速的补了一句话,然后披上大衣飞快的下楼。

在朝阳升起的时候将信丢进了信箱里。


纽特收到这封带着可可味道的信时刚刚给他的小家伙们准备完食料。

他站在那栋木屋的水槽边,微笑的看着她笔下的斟酌用词,细细的体会着被人挂念的感觉。

这种归宿感让人相当心安。

“最后,纽特,你喜欢喝热可可吗?

  你的朋友  蒂娜 敬上。”

他灰绿色的眼睛微微颤动,害羞的抿了抿下唇,转身去给她回信。

蒂娜收到回信时正值圣诞节前期,那是个十分厚重的包裹,她拎着大包小包东西,用胳膊夹住它,步履艰难的往楼上走。

“啊!你回来了!”奎妮的脸上洋溢着暖洋洋的微笑,接下她手中的东西,蒂娜脱下风衣,迫不及待的去拆那个包裹。

是一本崭新的《神奇动物在哪里》,背面放着一张小小的明信片,图案是三四只嗅嗅在金窝里熟睡的样子。

纽特在信里平淡的描述了他的旅行冒险以及嗅嗅做了家长之类的纷繁琐事。

奎妮坐在她对面:“你比往年的圣诞要开心许多。”

蒂娜头也没抬:“不要读我的想法。”

奎妮失笑:“亲爱的,你都写在脸上了。”

明信片末尾被挤了一行小字:

“希望我以后能有幸再次喝到你的睡前热可可。

你的朋友 纽特 敬上。”












一个flop到极点却还是拼命产粮不猝死不放弃的lo主

细雪



“情火中一切如同碎屑。”

下雪了。
顾香兰站在窗边,壁炉将她烤得暖暖的,她从丝绸睡衣中伸出纤长的手指,慢慢擦去窗上一层淡淡水雾。
得以窥见银装素裹,雪花纷飞。
黑色的吉姆车缓缓停在宅子门口时,她刚刚点燃一支烟。
车门打开,郑翊面无表情的侧脸似乎比冰天雪地还要冻人。
她穿着军绿色的大衣,头发束紧,显得整张脸又小又苍白。她的嘴唇抿成一条线,十分自然的抬头。
顾香兰被她目的明确的眼神盯得有些心虚,下意识的去拢好睡袍。
毕竟羊脂玉一般的胸口上,都是昨晚被那人抿紧的嘴唇留下的红色印记。
吞吐的烟雾将那人仰望的视线阻碍,没过多久,敲门声有节奏的响了三声。
顾香兰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进了门的郑翊自顾自的放好大衣,又除了帽子和手套。
她的脸因为回暖的缘故有了点红意,这种颜色难得出现在她苍白到病态的脸上,显得更有一些人气儿了。
顾香兰细长的女士香烟抽了半截,被郑翊拿过来叼在嘴里,砸巴着,连带着她的口脂一起吞进腹中。
“像在抽点燃的空气。”郑翊抽了一口,轻眯眼睛去看烟蒂上的字母。
她认真的表情使整个人更加真实,顾香兰空着的手碰上她的脸。
她的脸很好摸,从颧骨点到嘴唇,每一下都是软绵绵的凉。
像在碰雪。
在热乎乎的屋子里,她是个迷人的异类。
顾香兰心里发痒,于是她将两只手都蹭了过去,去揉她的脸,去解开她的外套,把她压在床上,红色的唇印在郑翊的脸和脖子上降落,像夏日盛绽的蔷薇。
系得一丝不苟的衬衫扣子被骑在她身上的顾香兰低着头,一颗一颗的用牙齿磨断扯断。
热气和涎水将布料和郑翊一起泡软。
郑翊就是一把无懈可击又油盐不进的锁,而顾香兰是那把能打开她的精巧钥匙。
不必多做什么,只要插进去就可以了。
吻如同风卷着雪花,慢慢铺洒,从最深处开始烫化,直至身体泛起水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