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茶呀

过尽千帆皆不是

唯有孤独,恒常如新。


一个flop到极点却还是拼命产粮不猝死不放弃的lo主

细雪



“情火中一切如同碎屑。”

下雪了。
顾香兰站在窗边,壁炉将她烤得暖暖的,她从丝绸睡衣中伸出纤长的手指,慢慢擦去窗上一层淡淡水雾。
得以窥见银装素裹,雪花纷飞。
黑色的吉姆车缓缓停在宅子门口时,她刚刚点燃一支烟。
车门打开,郑翊面无表情的侧脸似乎比冰天雪地还要冻人。
她穿着军绿色的大衣,头发束紧,显得整张脸又小又苍白。她的嘴唇抿成一条线,十分自然的抬头。
顾香兰被她目的明确的眼神盯得有些心虚,下意识的去拢好睡袍。
毕竟羊脂玉一般的胸口上,都是昨晚被那人抿紧的嘴唇留下的红色印记。
吞吐的烟雾将那人仰望的视线阻碍,没过多久,敲门声有节奏的响了三声。
顾香兰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进了门的郑翊自顾自的放好大衣,又除了帽子和手套。
她的脸因为回暖的缘故有了点红意,这种颜色难得出现在她苍白到病态的脸上,显得更有一些人气儿了。
顾香兰细长的女士香烟抽了半截,被郑翊拿过来叼在嘴里,砸巴着,连带着她的口脂一起吞进腹中。
“像在抽点燃的空气。”郑翊抽了一口,轻眯眼睛去看烟蒂上的字母。
她认真的表情使整个人更加真实,顾香兰空着的手碰上她的脸。
她的脸很好摸,从颧骨点到嘴唇,每一下都是软绵绵的凉。
像在碰雪。
在热乎乎的屋子里,她是个迷人的异类。
顾香兰心里发痒,于是她将两只手都蹭了过去,去揉她的脸,去解开她的外套,把她压在床上,红色的唇印在郑翊的脸和脖子上降落,像夏日盛绽的蔷薇。
系得一丝不苟的衬衫扣子被骑在她身上的顾香兰低着头,一颗一颗的用牙齿磨断扯断。
热气和涎水将布料和郑翊一起泡软。
郑翊就是一把无懈可击又油盐不进的锁,而顾香兰是那把能打开她的精巧钥匙。
不必多做什么,只要插进去就可以了。
吻如同风卷着雪花,慢慢铺洒,从最深处开始烫化,直至身体泛起水花。



人间有味是清欢

惠记烧腊x幸运是我 联动的上半截👌

熠熠生辉

唔,这其实是我的一个梦啦。
难得梦到她!
又难得有始有终,就开开心心的记录下来啦!



你拎着东西在身后人的催促下上了车。
硬币叮叮当当掉进投币箱子里的时候,你的目光四下扫荡着空余的座位。
有了,左侧靠窗,单人位。
人依次多了起来。
你手里提着热乎乎的蜂蜜蛋糕,是学校附近蛋糕店的热销品,另一只袋子里装了笔和本子,嘴里叼着柠檬苏打汽水味的棒棒糖。
你交错出一只空闲的手,将把腮帮子撑得有些麻的糖果拿了出来,呼出一口甜甜的气息。
有人坐在你前面的位置,谈笑声骤然响起,车子缓缓开动,半满的车厢里熙熙攘攘得挤满了人。
你带了半边耳机朝外看过去,一片金黄色。
这种颜色让人周身泛暖,胸口也是,而你抬起头,正好能看到她的侧脸。她眼角有笑纹,和熟人谈话时自然又迷人的舒展着。
是素颜,勉强铺洒在后颈的头发被随意的扎起来,迎着光能看到头绳上的毛刺。
你见证她整个微笑起来的过程,像是电影里缓慢的镜头。此时此刻,耳边的一切喧嚣都被隔绝的一干二净,你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半开的窗子涌入呼啸的风,她没束好的头发肆意飞舞,她抬起挽着袖子的手臂,中指将发丝绕到耳后。你眯起眼睛,总觉得空气里荡漾着甜腻的,比蜂蜜蛋糕还要美妙的味道。
公交车和往常一样缓慢的驶过夕阳下的海边,金色的阳光洒在她的亚麻衬衫上,她似乎感受到你灼热的视线,回过头看你,你得以和她四目相对。
你曾经在脑海里构想过无数次和她对视,她的眼睛在镜头下深邃又迷人,目光千变万化,无论那一种,斜睨,俯视,轻眯,意味深长。
你以为你会退缩,会惊慌,会躲闪。
并不,被她注视着太舒服了。
就像下午四点的阳光,光与热在一两点的时候尽情挥洒,四点留下的只有金色转绯红的余晖,还有仿佛拥抱般刚刚好的温暖。
你眼睛里的贪婪杂糅了一点试探,还有小心翼翼。
在她眼里,在她这样的人眼里,你永远觉得自己不够好。
她笑着问你有没有纸和笔。
你胡乱递过去的时候,带汗的掌心擦过她裸露的小臂,磕碰到腕骨,尾指相触。
她接过便利贴,在上面写了什么。
然后公交车驶进一条隧道。
这是你回家的必经之路,你从来没觉得如此之长。
昏暗和暖黄色的照明灯交错,斑斑光影擦过她垂眸书写的样子。
像是耀眼的太阳在刻意收敛自己的光。
然后,她撕下便利贴,将它覆在你扑通扑通跳动的胸口上。
你想死在这昏暗里,不复苏醒。
你手指颤抖着,在她的笑容下去看上头的字:“I love your blue eyes.”
此时此刻,夕阳西下,太阳迸发出绚烂夺目的光彩,降落在海滨一侧,逐渐融化成海的一部分。
你的太阳也是,只不过化掉的是你和你的棒棒糖。





我可能以后不写延禧gl系列了。
就谢谢各位给我一种做太太的感觉!!!
从今天起可能会xjb搞一些有且只有我萌的西皮八!
多谢啦👌